扫描关注微信

首页 > 世界佛教 > 正文

柬埔寨吴哥:古寺千年情缘 微笑沧桑

来源:金羊网|作者:Snoopy

\
经典的吴哥景象(图片来源:金羊网摄影:我爱Snoopy)

有人说: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像吴哥那样,使人长时间陷入一种彷徨,茫然和不知所措的思索中。看似轻轻的这么一段话,却是被它重重地撞了一下,因而加快了我计划的行程。

神秘微笑注视下的惶然

在一直有“中央之国”感觉的国人印象中,南面那些地方常常被看做未开化的蛮荒之地。

自公元802年Jayavarman二世建立吴哥王朝,至1181年Jayavarman七世发展至最高峰,其版图包括现今整个柬埔寨、部分泰国、老挝、缅甸及越南,这时对应我们的晚唐到北宋年间。金边皇宫的入口处就见到当时疆域的两幅地图,大越(DaiViet)只据现时越南的北部,泰国老挝不知在何处,真可谓一时无两。

而在此期间建造的吴哥王城,其精美和宏伟,实在难以用语言描述。我在长城和紫禁城间客居多年,也曾游览过精美惊艳的印度泰姬陵,更登上过绝世宏伟的埃及金字塔,自以为阅历无数,来到吴哥,仍然无可抵挡地被它所震慑。

工程师出身的人认为或许数字更能说明事实:以通常被看做吴哥窟象征的小吴哥来说,前后建造了37年,所用的石块来自40公里远的荔枝山,最重的超过8吨,1000多平方米的精美浮雕,上有2000多个婀娜多姿的仙女,而四周护城河宽达190米。

我问朋友,以今天的技术设备和财力,柬埔寨能否再建这样一个城郭?朋友表示怀疑。看暹粒和金边庙宇前那些试图复制当年遗风的雕像和塑像,实在是羞于见其先人。这使我想起当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主导的埃及神庙搬移工程,50多个国家3000多名科学家参与,竟在数学和天文学的计算上输给了3000年前拉姆西斯二世的臣民。

在大吴哥巴戎寺见到了那久仰的“高棉微笑”,54座佛塔上四面都雕有3米多高的巨大头像。那神秘的微笑,有人解读为君王的慈祥,但我总觉得他似乎是在以一种居高临下的从容地注视几百年后的我们,能不惶然?

1432年暹罗素可泰王朝入侵,高棉守军弃城逃往森林,从此吴哥窟便于世上消失了五百年,直至19世纪中叶才重见天日。

西方世界或是当今主流媒体都说是法国人莫霍1861年发现了吴哥,我们在佩服这位年轻生物学家的同时,不得不承认殖民者话语权的强大。其实在此275年前的1586年,葡萄牙人Antonio da Magdalena已经报告了他在废都吴哥的所见。而中国元朝的使节周达观更曾于1296年到过仍为王都的吴哥,并在那里住了一年,写下《真腊风土记》,之后来华的法国人Adel Remusat首先于1819年把它翻译成法文发表。我读过的柬埔寨文献中心主任Youk Chhang的一篇文章提到:800年前中国外交官周达观首先向世人叙说了他在吴哥窟的见闻。

我突然想起,来自中国见惯了豪华宫殿的的周达观,初到吴哥窟时,会不会也是震惊和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