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关注微信

首页 > 新闻聚焦 > 正文

世界佛教论坛:不仅是信仰 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

来源:凤凰视频|

    内容提示: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上曾经说过,“中国要成为和平文明的大国、最根本的就是我们自己中国文化的复兴”,这是我们成为一个和平的文明大国的一个前提,而在中国文化复兴的这样一个征程上头,中国的佛教可以说是天降大任任重道远。
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电视分论坛,以下为文字实录:
王鲁湘(主持人):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不仅是信仰中国传统文化和佛教的电视论坛,这场论坛是2015年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一个电视分论坛,我们凤凰卫视作为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的媒体合作伙伴,是本场电视论坛的承办方,我们今天论坛的题目大家已经看到了,“不仅是信仰——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这是一个非常宏大的话题,我们有幸请到了三位重量级的嘉宾,让我容幸的给大家介绍我们今天参加论坛的三位嘉宾,他们是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会长星云大师,欢迎您;第九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著名语言学家教育家许嘉璐先生,欢迎您;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刘长乐太平绅士,欢迎您。同时也欢迎各位的到来。
大家都知道国家主席习近平先生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上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要成为和平文明的大国最根本的就是我们自己中国文化的复兴,这是我们成为一个和平的文明大国的一个前提,而在中国文化复兴的这样一个征程上头,中国的佛教可以说是天降大任任重道远,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在中国传统的文化中间,大家都知道支撑我们中国传统文化有三大精神支柱,儒释道,虽然释是儒道之后外来传入中国的一种宗教,但是它在中国文化的整体建构中间、在这三大精神支柱中间,它的作用和地位是非常非常重要的。佛教进入中国2000多年以来,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给我们的文化、给我们的文学、给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习俗,包括给我们的艺术、给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一些生活的细小的细节,甚至给我们的汉语的语言都带来非常丰富的贡献,所以呢我想听一听星云大师,先给我们开释一下,左宗棠先生有过一幅对联,上联是“一室荘严妻子佛”,下联是“四对经济米盐花”,为什么佛和花在中国人的日常生活家居生活中间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可以和米盐妻儿一样重要的地位。
星云大师(国际佛光会世界总会会长):佛教讲这个信仰,可能跟一般人讲的信仰意义不同,佛教讲的信仰不是叫你要信佛,佛你信它它也不多一点,你不信它它也不少一点,佛教讲这个信仰主要就是信仰自己,你对自己都不信仰,你信仰别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用。法国罗兰夫人过去有一句诗词,我稍微把它更改一下,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信仰故两者皆可抛,信仰比世界上的功名富贵金银财宝当然重要的更多,其实我心中的能源比什么油田比什么金矿银矿更加的富有,可以说宇宙在我的心中,日月星辰在我的心中,山河大地在我的心中,芸芸一切众生都在我的心中,这是我的信仰。
这样子的人生你说富有,其实一般的功名富贵能比吗?刚才吃的中午饭或者早上吃的饭,除了荤食以外一定会吃到素食,素食里边你们吃了胡萝卜,吃过胡瓜、吃过胡豆、吃过胡椒粉,吃过胡桃的水果,叫“胡”的吃的东西很多,为什么这些吃的素菜叫胡呢?因为佛教在2000多年前,从印度传到中国来,一些出家人就把印度许多的素食的种子经过丝绸之路,胡人的地方,把它传到中国来,所以中华文化的素食,这个素食不是佛教在提倡的,是儒家,孔老夫子说,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所以素食是儒家在倡导,佛教不是素食主义,但是佛教对现在的环保生态,卫生健康这些素食,没有这些经过胡人的地方,这些叫胡的素食素果,我们的吃就成了问题。
再比方说,或者我们衣食住行,这个住、行受佛教的影响,我向各位报告,我出生在中国扬州,12岁离开了故乡到了南京,也在南京12年,我于66年前到台湾去,明年就90岁了,我在78年前出家做和尚,那是12岁,12岁住的房子没有那么富丽堂皇,你看现在整个梵宫富丽堂皇,住在佛教里不必宽大宽敞。衣食住行虽然过去佛教没有什么汽车等交通工具,世界上的人走路最多的或者军人到边区为国家驻守国土,或者探险家去探险,旅行家去旅行,商人为了做生意各地奔跑,但是都没有出家人走的路多。出家的云水像天上的云飘飘的像水在流动,所以到处行走叫云水,到处踩云,可以说衣食住行在佛教里的文化内容很丰富。除了这些以外,就比如我们讲话,这个语言,假如没有佛教的语言,恐怕我们今天在讲话,彼此谈话会非常不方便。
有一句话我们好像是骂人的,你胡说八道,这句话实际不是骂人的,它的语言就是佛教从丝绸之路胡人的地方传到中国来的,胡人讲佛教的八正道,胡人说的八道就是胡说八道,不是一回事,但是现在人老是说骂人的,或者说胡人讲的话我们听不懂,就说他在胡说八道这是趣谈。
王鲁湘:说到这个中国的文化,一定离不开儒释道三教并说,而且我们从唐代开始就已经有三教归一、三教合一这样的这种文化上的这样一种努力,我想请教这个许嘉璐先生,就是儒释道三教能够融合,按照佛教的说法一定有因有缘是吧,那么它们能够融合的因在哪里,它们融合的缘又在哪里。
许嘉璐(第九、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著名语言学家、教育家):谢谢,鲁湘主持人,鲁湘先生所提的问题可以说是很有深度,也可以说这个问题在今天的儒释道三界乃至按照西方的学科分类法,社会学、神学、哲学都没有进行深入研究的课题,没有想到在无锡鲁湘先生拿这个题来考我,儒释道之所以相融一个基本问题都要解决人在世界上的地位,世界上的追求,在世界上的追求,以及自己的心灵归宿问题。而这一点,当然其他宗教也有,可是儒释道共同点就是,要如何让人生活得和谐安宁,也就我们所说的吉祥。儒家偏重于构建社会伦理,佛家就说要构建的伦理根本在人心,所以求“自信”。道家说呢,身心应该并重,不但应该想到自己想到周边的,想到世尊的小小的王国,想到孔子所眼前见的黄河流域,还要想到宇宙,也就是大师所说宇宙在我心中,这是它们的根本的因。也就是这种高尚的价值追求三者是一致的,那么怎么通向最高的价值,把那些庸俗的平凡的东西丢弃掉,走向更高尚,路径也是差不多的。佛教讲冥思讲坐禅,由戒生定由定生慧,儒家讲慎思,讲宁静致远淡薄明志,讲慎读,慎读过去的解读都是说,没有领导在的时候你自己也慎重也静,把持由自己是这个有这个意思。还有一层意思,只有独在的时候,你才能够深刻的思维,举着酒杯干,干,你来一杯他来一杯,跳舞什么也想不了,所以三者都要求静,要思,当然这之间也要学,三教也是一样的,我想这就是内因。
外缘呢也可以这样说,人类任何一种信仰任何一种宗教它的问世,它的衰而兴大约都是人类社会遇到的危机,给我们造成了外缘,佛教传入中国据说是在汉末,正是汉代凋零社会混乱的时候,道家是战国时候兴起的,老子庄子也要解决问题,但是没形成宗教,真正形成道教南北朝,南北朝大家都知道是最混乱的时候,儒家就延续下来,到了宋代为什么又是一下子崛起形成了宋明理学,因为北宋成五代之后,而五代是在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最为淫荡无忌的一个时代,它需要出来拿着一种信仰一种理念,整顿乾坤,所以如果说外缘的话,这就是在中国大地上历史的变迁,每次出现社会伦理的丧失,社会动荡民不聊生的时候,急需要提高的时候都会有信仰和宗教的复归振兴,但是这是浅见,我还需要跟更多的学者一起再来研讨。
王鲁湘:非常感谢许先生给我们用很短的时间,把儒释道三教和合的因缘说得这样的透彻,刚才星云大师也说到了,这个佛教进入中国以后,对中国的语言其实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思维和概念所提供的众多的贡献,我们还想请刘长乐先生在这一方面跟我们再来说一说,就是佛教的语言、佛教的概念,其实也就是佛教的世界观它对我们中国人的普通的生活,它到底提供了哪一些贡献。
刘长乐(香港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行政总裁):语言的问题呢,关于佛教语言和中国文化语言的兼容问题,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佛教语言里边呢我们可以从音译到意译有好几种,音译呢比如说像罗汉,当然过去的罗汉呢在印度古印度时代讲到的罗汉是从十六罗汉开始讲起,后来才到了宋代才改成十八罗汉。那么刹那,一刹那,刹那这个词语是音译,都是佛教的语言梵文,包括了我们说劫,在劫难逃这个劫本身就是一个音译的词,这些词呢都是直接的从佛教翻译过来,用音译的方法。还有意译,意译就更多了,很多的,刚才大师已经讲了很多了,包括我们今天用的觉悟,实际,现象,这些都是意译过来的,特别有意思就是楞严经里面讲到的世界这两个词,世界这两个字呢,世是讲的时间,界讲的是空间,楞严经本身呢有很多的词汇都对当今时代我们都没有忘却,还在使用中。
比如说这个特别有意思的词,叫胃如嚼蜡,吃这东西很难吃,或者是很不好接受,是胃如嚼蜡,这是楞严经里面出来的。楞严经还有一句非常有意思的话,叫一丝不挂,现在呢一丝不挂被演绎了,成了一丝不挂一件衣服不穿裸体,实际一丝不挂是一丝牵挂都没有,是这样的一个佛教语言。刚才大师讲到的欢喜,皆大欢喜这个词也是来自于金刚经,皆大欢喜信受奉行,所以这我觉得从我们这个对佛教语言在当今社会,从中国的演变过程来看,它确实有着一个千丝万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这样一个关系,到目前为止呢,佛教语言也在延伸着和进展中,进化中,但是中国的语言和佛教的关系呢,它一直是水乳交融的,我想这个呢是中国的佛教之所以有生命力一个非常重要原因。
许嘉璐:我想僭越一下,就是接着长乐先生说,真是像刚才星云大师说的,如果我们现在把从佛教那儿吸收的词都去掉的话,几乎我们无法张口,现在、未来全是佛教的。
王鲁湘:都是佛教的东西。
许嘉璐:因为这一点我要说一个补充什么呢,这得向他们二位请教,概念背后实际上是一个民族思维的方式问题,中华民族的思维方式是常常比较笼统,我们中华大地上的人的历史感是很强的,但是在过去不过就是一个宇宙这个词,和古经这个词。可是佛教它逻辑思维很强,所以在恩格斯的著作里,特别强调佛教对哲学的贡献是非常杰出的,哲学当中的一个分支,入门就是形式逻辑,佛教的逻辑学很发达,所以他就讲究严密,因此就按时间过去、现在、未来,或者未来还有来世也是。
刘长乐:就是三生有幸那个三生。
许嘉璐:三生,就是是吧等等吧这些即反映了就是佛教给中华大地上带来的,是对思维精密的追求,因此表达就严明了。所以语言不是单语言的问题,它配合思维的问题。
王鲁湘:我其实刚才才知道,佛光山在全世界已经建立了近300个道场,这300个道场像网一样分布在地球上,而且非常有意思的就是,它和我们现在的一带一路是基本重合的,而且我们的一带一路又是和过去的佛教的传播的路径是重合的,我们知道陆上的丝绸之路是北传佛教的走的路,海上丝绸之路是南传佛教走的路。所以我们现在作用国家战略的一带一路,其实是托福于佛教,在那么多年以前,然后通过宗教传播,通过法显,通过玄奘,通过鸠摩罗什通过这样一些人,你来我往,走出了这么一条道路,走了这么一条道路。那么我想请教许先生,佛教作为一种世界性的宗教,它在跨国家,跨地区,跨文化的交流中间,它的优势在哪里?和其他的宗教相比。
许嘉璐:我想要说佛教在这方面的贡献,就第一是不是给人类提供了一个追求幸福、安宁和崇高的另一个路线,另一个目标。同时原始的佛教,也就是释迦以及他去世了500年之内是无神论,你想啊,释迦牟尼生在人间,出走在人间,苦行、学习外道在人间,最后在菩提树下冥思,七七四十九天悟道在人间,弘道在人间,最后他灭度了在人间,自己的灵骨,舍利还留在人间,他就是人啊,他不想造神的。不把希望寄托于彼岸,就从现在做起,立在当下,我想这是和轴心时代的人比,既补充了儒家的朦胧,又拒绝了彼岸,那么为什么佛教经过了几百年,到了唐朝就基本上中国化了,和这点是很有关系的,这和中国人的心理,中国的文化是契合的,又是刚才三界因缘的问题了,我想这个贡献应该说至今学术界还没有给一个客观的评价。
刘长乐:我还想举一个例子,就是我前年去了不丹,大家都喜欢不丹这个现象,不丹这个国家,他不追求GDP,他追求GNH,GNH是什么呢?就是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幸福指数,幸福指数有指标,就是说每一个人一个月之内,生气的次数如果超过26次,一个月是30天或31天,就是说你每天要生一次气就超标了,每天生气只有26天能生气,就算达到幸福指标的极限。如果到27天就不行了。但是就这样的一个数据,在不丹基本上70%的人都会做到,就是做到26天之内都是微笑,所以我去不丹的时候有个体会,就是尽管不是很富裕,但是很干净,很祥和,老百姓笑容满面,笑容可掬,确实是很幸福。我们在那儿待着也不愿意走,所以不丹现象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它的宗教,它的宗教它的75%的人是信大乘佛教,这是唯一的一个世界上用大乘佛教立国的一个这样一个国家。所以我想不丹现象是一个非常值得我们研究和讨论的一个,特别在中国经济发展到一个非常迅猛的情况下,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贫富悬殊问题,道德沦丧,一部分人的道德沦丧的问题,比如追求物欲的人是有度的,但是在精神上追求是无度的。所以我觉得在这一方面我们要特别小心。谈到了这个一带一路的这个思路,和现在的这个我们对佛教的弘扬,我想就是我们现在能够把第四次的佛教论坛开这么好,这就是中国在信仰方面的一个非常大的进步。我想起了第一次世界佛教论坛是2006年,在浙江省开的,浙江省当时开,当时的习近平总书记是当时的人大主任和省委书记,他有一个非常开明的讲话,当时我觉得就是听了以后耳目一新。最近他在2014年的3月27号,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这个大会上有一个发言,讲的也非常到位,他其中讲到了我们这个会议的主题,它不是说咱们的会议主题可能是往上靠的这个,他讲的“文明由于交流而更多彩,文明由于互鉴而更丰富”。星云大师的大觉寺,在24号开始和凤凰卫视做直播报道。这个刚才我跟大师在说,这也是一个中国在信仰开放方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一个重要事件。
王鲁湘:特别在两岸交流中间,谢谢长乐先生。我要让星云大师跟我们讲一讲,跟我们解读解读无锡与佛为何如此有缘,四届世界佛教论坛两届在无锡,我在这个屋子里头已经主持了两次这样的论坛。那么为什么无锡如此与佛有缘?请大师给我们开始。
星云大师:无锡办两次论坛,都不是因为有大佛,有大佛的地方很多,我想无锡这个地方能办世界佛教论坛,无锡这个名称意义重要。无锡,锡是什么?金银铜铁锡,是武器,是可以做武器的,可以伤人,可以杀人,可以打人的。
王鲁湘:在青铜器时代,铜和锡的一定的比例,尤其加锡以后,这个青铜兵器会变得特别的锐利,比钢还要锋利。
星云大师:这个无锡是没有锡,这个地方是最和平的地方,所以办了世界佛教论坛。讲到“无”,我倒有一个趣谈跟大家讲一下,大家坐在这里也很辛苦,所以是个趣谈。人的面孔、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它们要吵架斗争,怎么斗争呢?这个眼睛不高兴眉毛在上面,它说我眼睛最重要,我要看,才知道青红红白,我要看,才知道走路的方向,眼睛是人灵魂的窗子,这么有用的眼睛,上面长了一个没有用的眉毛,我就不高兴了。这个眼睛讲过以后鼻子也表示不平,他说人的面孔最重要应该是鼻子,我要呼吸,如果没有吸气,大家能活下去吗?这么有用的一个鼻子要长到那没用的眉毛上面,我也不高兴。鼻子说过以后,嘴巴更是鼓起如簧之舌说,我这个嘴巴和舌头才最重要,我要吃饭,大家才能活下去,我要讲话,你们才能知道意义,这么有用的嘴巴要长到最下面,让那么没有用的眉毛长那么高高在上,我也不高兴。大家对眉毛斗争,眉毛招架不住了,说大家不要吵了,我知道我没有用,不够资格在你们上面,我现在愿意到你下面去了,到下面做老二,老三,老四,老五,不做老大,不在上面了。好,眉毛就到了眼睛下面去了,眼睛一看,哎呦,糟糕,不对啊,不像个人了。到了鼻子下面来,鼻子一看,也不像个人啊,到嘴巴底下来,也不像个人啊,这就糟糕了,我们讨厌这个眉毛没有用,在上面不好,但是它在上面是个人啊,到我们下面都不像个人,这里有个道理,无用就是大用。无锡的无,要无我,这个论坛重要要讲佛教,重要的讲无我,无我不是说至善,没有我,不是,在观念上不要自私,不要执著,不要以为自己很强,很能干,你要融入到大众里边去,你要跟大家在一起,所以无锡在这里办这个论坛是很有意义的,这里好像论坛的总部,我想这个论坛永久的都在无锡来办,永远的和平,永远的大家相互尊重。
王鲁湘:谢谢星云大师对无锡这一个名称的妙解,我想今天最高兴的我们无锡的书记和市长了。习近平主席最近曾经说过,在儒释道三教之中的话呢,佛教的发展相对要较好,逐渐的成为了中国文化复兴的一个最重要的载体,而我们新世纪以来的中国的佛教,也日益的建立起了这样一种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主动投身到了我们中华文明创造性的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历史洪流之中。我们相信在21世纪,佛教一定会在中国的发展中间发挥重要的作用,为我们中华的崛起提供精神的助力,共创中华文明复兴的辉煌。好了,谢谢三位大师,也谢谢各位听众。我们今天的电视论坛,不仅是信仰,而且还是文化还是未来,还是我们的明天。